• 【作业】乱谈《失控的陪审团》

    2006-12-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body611-logs/37706508.html

    大学写作课的作业,发表仅为分享观点。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
     

    乱谈《失控的陪审团》

     

    无论从电影的原作改编、制作班底、演员阵容还是表达内容来看,《失控的陪审团》(原名<Runaway Jury>)都是一部可谓精彩的大作。

    故事由发生在办公室的枪杀案开始,由被害者的家属控告枪械制造商展开。被害者的妻子控告他们生产的武器导致众多枪击事件的发生并要求陪审团裁定他们的武器出售方式是违法的。这时,辩方请来了手眼通天的大陪审团咨询师费弛,他通过各种非法手段跟踪、分析陪审团成员,贿赂、威胁并举,开始他的控制计划;原告方则请来了向来伸张正义的良心大律师罗尔,他坚信陪审团和证人的良心会支持他赢得案件的胜利。案件开庭审理过程中,神秘的九号陪审团成员尼克·伊斯特和女友玛丽也开始暗箱操作,他们使出各种计谋控制陪审团,试图使他们按照自己的要求判决,并标价向控辩双方出售这个判决,目的为的是报复一直用非法手段帮助他们认为不道德的枪械公司赢得枪击案官司的费驰。三方相互较量,矛头直指陪审团,而陪审团则处在了一片混乱和失控的局面之中。

    抛开电影纯粹的艺术表现,我们可以看到其中有关人性的林林总总。12个陪审团成员个性迥异,生活背景也不尽相同。他们唯一的共通点在于人性,人性的恶或人性的善。在他们被费驰抓到自己想隐瞒的事实时,都表现得害怕而或多或少想利用自己手上的权利(司法裁判)来作为“封口费”。这样人对于自己的保护,不就是一种抛弃所谓正义和公民义务的人性的恶么?再看到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尼克·伊斯特和他的女友玛丽,他们想要为伊斯特的前女友、玛丽的妹妹——一个死在校园枪杀案的少女复仇,向当时的陪审团咨询师费驰,也向只顾赚钱不顾社会道德责任的枪械制造商。但是他们用了企图控制陪审团的方法,这种可以说是藐视国家的、亵渎法律的方法。尽管他们的复仇在感情上看来是正确的,但是真正的正义难道不是被抹杀了吗?他们难道不是非常自私的吗?

    当然,这部电影是一部法律电影,整个主线都于法律有关。首先是各方对于此案的重视。众所周知,美国的法律属于普通法系,为判例法,即每一个成立的案件都是法律。电影中也说:“这个案子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案件。”因此这个案件中,一旦枪械制造商被判需赔偿原告方,以后每一件枪击案被害者都能向枪械制造商要求赔偿。而枪械制造商本身,就会想办法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减少枪击案的发生。其次是关于“严格责任”问题。可能一开始会有人不明白,枪杀案是举枪的那个人干的,应该由他负刑事及民事责任,关枪械制造商什么关系?然而在刑庭上这叫作“严格责任”,就是说不管你有没有过错,就是要负责。这很大程度上是对被害着的一种人道社会救济,但是我想,如果枪械制造商不制造出售专为犯罪设计的枪支,如果他们对买家进行登记,如果他们限制购买枪支的数量而不使之流入黑市,是不是就可以减少很多悲剧呢?这个“严格责任”,他们若不负,以后的枪械制造商们怎么会好好做生意呢?最后就是这部影片表现得最多的,也是我最感兴趣的——美国的陪审团制度。

    陪审团制度,属于普通法传统。在美国宪法的第六条修订案里列明人民涉及刑事案时有权要求一个陪审团的审讯。凡入籍成为美国公民的人,有义务免费担当陪审员一职。移民美国的人,对此要有一定认识。陪审团在西方社会有悠久的历史。早在希腊的城邦时期,陪审团制度经已确立和流行。在阿里斯多德的名著《希腊宪法》中所述及的陪审团,与现在美国的陪审团制度十分相似,这实在使现代人十分惊奇。当时希腊还没有审讯律师,人民是自我代表的,陪审员也是普通市民,可以说是真正的人民法庭。今日美国的陪审团定为十二人,这是英国在一一六六年英皇亨利二世时所开始,而在一三六七年正式确立的。到了爱德华三世的时候,陪审团就有了“定有罪无罪”的生杀大权。陪审员都是普通市民,他们要宣誓以公平客观的态度来听审,由法官主持和作有关法律上的指导,然后集体作出裁决。刑事案和民事案的陪审制度大致相同,但判决的标准则有所分别。在刑事案方面,按联邦政府和大部分州的制度,一件案件的十二名陪审员一定要达成全体一致的决定,方能裁决 (俄勒岗州的刑事案,十对二即可裁决)。民事案的陪审员则只要达成大多数的共识,就可以判案。美国各州的民事陪审法律都有不同,例如加州是九对三,俄勒岗州是十对二定案,佛州是十对二。

    陪审团制度大概是建立在这样的思考层面上:法官个人的判定未必是正确公正的,他需要更多人来作出判断——正如影片中哈肯法官所说:“在几百年前一个法官可以任意杀死他不喜欢的人!”为限制法官的权力,必须要有以外的人参与司法裁判。还有,平民参加审判可以使判决含有慈悲和良心的成分,比以法为中心的法官审判更对人民有利。我也看到这样的解释:在确定有关案情证据的时候,需要的恰恰不是极为理性的冷峻,而是一般人们的常识感觉,因为后者更为可能贴近案情的实质。从更深的层面上看,现在社会法律的运做(主要是审判)越来越专业化、技术化、职业化和权利集中化,越来越被法学家这样一个文化阶层所把持,这个阶层通过法律的解释和证据的解释使法律的审判几乎变成了精英文化的场所,于是,人们所设想的“法治”变逐步脱离了“民主”这个基础。陪审团的审判无疑是“民主”的表现,尤其在普通法系国家,陪审团的“民主”的审判还将成为“民主”的法律,这意义是多么重大啊!

    但是影片似乎并不对这种制度抱有推崇之情,反而犀利地讽刺了它。陪审团制度真的公平,真的民主吗?当那位大陪审团咨询师费驰在辩护律师及其助手的身上放置微型摄像头、监听器以获得陪审团的信息的时候,当他对每一个陪审团的行为举止通过心理学知识分析并用以指导辩护律师的言语和行为的时候,当他挖出陪审员们的隐私以要挟他们的时候,我相信所有的观众都开始怀疑陪审团制度的公平性和民主性了。然而电影中,“Jury No .9——9号陪审员尼克·伊斯特不也是用他惊人的观察力和说服人的本领控制了陪审团么?

    我对陪审团制度的疑问有三:一、让一群可以说完全不懂法律的平民来进行司法审判,甚至参与到立法(判例法国家),这说得通么?(曾经就有涉及复杂的技术专利诉讼案陪审员之一是还在努力拿高中文凭的60岁老太太。)二、一般人都会感情用事,并且很有可能受大众传媒(社会舆论)的误导,陪审员当然也不例外,谁能保证他们在进行判决时是完全理性的呢?三、十二人的陪审团制度就是真正代表民意了么?他们不可能是什么特定人群么(比如著名的辛普森杀妻案的陪审团中有十人是黑人,而判决时无疑也是夹杂了人种和民族感情的)?古希腊最初的陪审团一般由二百至三百个陪审员组成,而著名哲学家苏格拉底的审判团,就是由五百零一个陪审员所组成(结果多数陪审员判他有罪),这样庞大的陪审团也许还算能体现民意吧?如果真要追求建立陪审团制度初期所考量的“民主”,不如每一件案件都像选总统那样来个全民大公投——这是完全符合民意了吧?但是,这听起来多么得荒谬和不可行啊!那这所谓“民主”的十二人陪审团不就是一种虚假的民主了么?

    现在的陪审团制度,早已抛却了建立时的初衷,而律师控诉或辩护的重点也有很大程度在“如何讲述一个好的故事让陪审团信服”上——这一点从美国的电视连续剧《JUSTICE》上可见一斑。虽然说它只是一部电视剧,但是我想至少它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美国现实的生活吧?律师或是专业的陪审团咨询师分析一切陪审员的信息,他们让自己的当事人穿适当的衣服,让自己的证人讲该说的话,甚至在法庭上保持适当的坐姿,只为了博得陪审员的好感,使他们的判决对自己有利。当法律需要还原事实的时候,却只有面对陪审团的表演,敢问这样,判决距离案情的真相是不是越来越远了呢?甚至比法官个人的判决,那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的判决,更远呢?

    现在仍有不少学者在呼吁中国的陪审团制度,而以我浅薄的想法来看,陪审团倒是大可不必,不如健全法制、加强法律人才的培养、加大司法腐败的惩治力度、还有加点法官(审判员、执行官)工资来得实际。法制的公平究竟建立在何之上?我不得而知,却只记起影片中这样一个镜头:

    灰灰的天下着冷冷的雨,主人公尼克·伊斯特穿着雨衣、断着一杯咖啡走到法院门口,他抬头时看见了司法女神朱蒂提亚的雕像,美丽的女神左手持天平、右手持长剑,黑色的眼罩蒙住了双眼。

     

     

    参考资料出处:

    1、  TOM网娱乐频道

    2、  中国教育人博客

    3、  《西窗法雨》 一正 著,花城出版社19981月第一版。

     
     
    分享到:
    Tag:

    评论

  • 是十二个来路混杂的人容易搞定,还是一个法官容易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