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男同人】有没有人告诉你

    2007-06-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body611-logs/37706444.html

     写在前面:
    陈楚生X阿穆隆……真的是很冷门的CP么?
    上周五听他们的合唱,霎时就萌了~~加上小穆同学在VCR里那么YY的比喻——骏马和狼~~~
    鼻血狂喷啊!!!
    回归最原始的文风,排比的堆砌||||我承认写出来都把我自己给雷飞了~~~
    音乐默契大好~~~吉他尤其美  =v=
    再次为楚生摇起呐喊下~~多么美妙的声音和音乐!!
     
    正文:

    有没有人告诉你

    他第一次真正注意到他,是在那个有点愚蠢的仿欧式建筑的大门前。一个简单的藏蓝色布制行李箱,一身简单的T恤、休闲裤,还有一把放在黑色的乐器袋里的吉他。

    之前就听说过有个同样擅长弹唱的选手,因为来自内蒙古,而被媒体和粉丝称为“草原王子”。

    王子应该有高傲的永不低下的头,王子应该有锐利的霸气凛然的眼,王子应该有刚毅的唇线、出挑的身姿、超出一切的气势。

    而这个王子,只是把自己的行李往后拉了拉,让卡住的别人先走了过去,然后温和地笑着,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和大家打招呼。

     

    辛苦的培训及比赛生活就此展开,欧式建筑里的所有人,都和上了发条一样不停地运转。7:00起床,8:00发声,9:00舞蹈,10:00乐理……被安排被包围,甚至说被监视的生活,让一直生活在自由音乐天地里的他,有一点点不知所措。他曾经问过自己,是想要出名才来这里的吗?答案居然不能用脑海里的任何词汇表达。只是,一个音乐的梦想而已。他没想到,辉煌梦想的实现要经过如此混沌的过程。

    身体上的劳累,心理上的压力,他似乎注意到镜子里自己的脸上,爬上了一种叫做“憔悴”的东西。

    但是还好,他还有他的吉他,他还能听到自己安静温柔的嗓音。

    他还能看到休息间隙,有个年龄相仿的男生,坐在最靠边的长凳上,静静地用太空杯喝着水,眼里没有劳累、没有埋怨、没有迷茫,只是纯净得仿佛只有他家乡一望无际的绿和无边无垠的蓝。

    他突然觉得,他是不属于这里的。这个钢筋的水泥的森林,容纳不了这一泓清澈的泉水;这团污浊的泥沼,不可能融合一颗剔透的钻石。

     

    凌晨2:20,完成所有的彩排,又在工作人员的督促下写好博客,终于可以瘫倒在属于自己那1.2米宽的小床上。最年长的伙伴,已经带着深深的黑眼圈陷入了睡眠;最年幼的朋友,还没盖上薄被就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尽管累到眼睛睁不开,他却突然失去了睡意。于是轻轻地起身,拿起吉他,走向排练室。

    深夜的排练室,长凳、钢琴依旧,但是那透过窗的一点点月光,实在与平时残忍的日光灯大相径庭,显得那么温柔而宁静。月光,一定不会知道,她照着的地方,有很多人在为自己的梦想奋斗,有很多人在接受挑战、承受苦难,有很多人成功、失败,被铭记,或被遗忘。

    他坐下,用习惯的方式,把吉他夹在右腿和右臂之间,轻轻地弹起4\4拍的分解和弦。

    他渐渐地沉浸到自己的世界中,忘却现在的时间,忘却自己身处的地方,忘记背后的月光,忘记这城市和尘世的烦。但是音节却在SOLO部分的第6小节戛然而止,因为他听到轻轻的脚步,和吉他弦轻微振动的清透声音——在这样的夜里,被放大了几十倍般明晰。

    “对不起,打扰了。”他压低的声音,掩盖不住里面透出的泉水一般的凉爽和清澈。

    “没关系,”他拍拍身边的长凳,示意他坐下:“你也睡不着?”

    他点点头,轻轻地坐下,吉他放在两腿之间,扭过头去:“刚刚那首曲子是你的原创吧,很好听。”

    “谢谢。”礼貌地回应,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到月光照着他的侧脸,有点点淡淡的落寞。

    空气仿佛凝结了,没有更多的语言,只有他把右腿翘到左腿上,将吉他夹在右腿和右臂之间,然后左手放到低把位,开始了弹奏。

    轻轻的吟唱,开始是他听不懂的语言,但是那木质的乐器,却把哀伤的气息送到聆听者的心里。第二遍的副歌,他唱出了汉语,那是一首送给母亲的歌,思念的味道浓烈。

    歌者高音的清亮,低音的略带沙哑,确实很美。

    “我不喜欢用变调夹,”一曲终了时,他说,“我写的东西,都是低把位的多。”

    陡然谈论到这么技术的话题,让还沉浸在那声音中的他有些失神。

    “你的音乐不需要SOLO,所以,低把位也没关系。”这是他的第一反应,却没能说出口。

    他不想纯净这个词中夹杂哀伤,他不想这个王子不快乐。

     

    比赛一周一周地进行着,伙伴们一个一个地离开。今晚,他站在过关席上,看着站在台前的他,心里竟没来由地抽痛起来。

    是的,他早该走了。他不该继续穿着硬梆梆的宫廷装,不该摆出他不符合他气质的酷造型,不该被辛苦的排练弄到浑身酸疼,不该唱他不喜欢的歌,不该过不自由的日子。

    只是如果走的人真是他,接下来自己的日子,会不会好像失去了一大块一样?

    不,他会更忙。课会更多,活动会更多,排练会更辛苦。比赛越来越激烈,情势容不得他的“失去”。

    可是心里呢?

    他回想起每天他们交流音乐思想时的快乐,他回想起他笔记本上认真的字体,他回想起他刚洗完衣服就下雨时无奈的表情,他回想起自己的棒球帽,扣在他脖子里的挂件上。

    那一刻他知道,他一定会想他。

    穿着主办方统一置办的衣服,他感到那立领仿佛一个金属圈,已经勒到快让自己不能呼吸。他的手,握在身前,随着主持人报出的数字,越握越紧。

    结果揭晓。草原王子终于要回到他的草原去了。

    台下的粉丝哭成了一片,他的心疼却突然消失。

    请继续你的纯净吧。你的音乐梦想,就让我站在这个舞台,替你实现。

     

    两周之后,主办方又把原先被淘汰的选手请回来和现在的选手一起比赛。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他,不用商量,他们就决定把那天晚上的两首原创歌曲结合一下拿出来唱。

    深谙乐理的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两首歌的曲调根本不搭,和声是怎么也写不到完美的。

    但是,就算是被评委批评,他们还是要唱。就为那把共同的吉他,为他们热爱的音乐,为他们曾经经历的日子,为他们深深的情谊。

    也为那一刻,他知道的,他会想他。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

    有人有人曾在你的日记里哭泣。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在意我们之间的距离。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我听见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早习惯穿梭充满诱惑的黑夜,

    但却无法忘记你的脸。

    ……

    你在VCR里说,如果你是草原上的骏马,那我就是草原上的狼。

    其实这匹狼,他很温柔的。他只想看到骏马自由地驰骋在自己的疆域,在没有猎人没有暴风雪的世界。

     
    分享到: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