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的流浪根本不算流浪(5)(End)

    2011-10-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body611-logs/164189649.html

    【9月26日,依旧晴】

    根据计划,今天晚上就要飞回上海了,于是就打算只在城里转转。前一天晚上在宾馆,咨询了夜璃同学,定下了大召寺-将军衙署-新博物馆的行程。一大早,退了房继续背着我的背包,就坐上了往大召寺去的公交车。

    现在想来,这些寺庙啊宗教的地方,是该一大早去的,否则游客多了起来,熙熙攘攘吵吵闹闹,是完全一点仔细感受的心情都没有了。大召寺是藏传佛教的寺庙,因此很有特色的转经筒和面目比较凶恶的“菩萨”是肯定会有的。黄色的琉璃瓦顶昭示着它和雍和宫一样,同是属于皇家寺庙,不过比起雍和宫来还是小了许多,游客也少。应该是近期大修过,所有菩萨的金身佛像,和雕栏画栋,都显得比较新。当然也有真·古董,400多年前康熙爷来时赐的红木制的八角灯(好像是这个名)还挂在大殿里。有特色的是一座很高的玉佛,看着心里感觉异常平静,比那些金身的佛像似更淡泊。我对佛教是没什么研究的,看寺庙也不过图个感觉和感受,所以在经过无人的讲经堂的时候,心里特别舒服;一排排的蒲团,顶上的阳光顺着蒙族特有的五彩旗照下来,肃穆而又温暖的景象,能给人一种心灵的荡涤。

    《===一进门一个贴满符咒的“神兽”。大召寺里处处可见三神兽。

    《===美好的讲经堂。

     《===巨大的转经筒。

    《===发现墙上有一块可以拿出来的砖头,唯恐里面藏着小喇嘛的私房钱,就没动他。

    《===寺外的舍利塔(应该是舍利塔吧。。。)

    后来游客多了起来,我也就加快了脚步,走出了大召寺。结果肚子饿了,想在周边找个地方随便吃点东西,却无意发现了一条塞上老街。说是老街,还是真是建筑老,看上去就是风尘仆仆的样子,不知道在历史的路上摸爬滚打了多少年,才躲过了“拆哪”的铁掌。不过旅游区嘛,自然老街还是变成了商业街,卖些酸奶、饮料等吃食的也有,卖牛角、牛皮等制品的也有,感觉很像天津的古文化街,也像西安的文书院,不过这条塞上老街,却完全没有什么修缮过的感觉。好玩儿的是,旁边就是个佛教圣地,这条街里居然还有一个基督教堂(似也是很老很老的教堂了)。

    搭上59路车,到了将军衙署,就是清朝时期绥远大将军的办公地点。相当简朴,相当小,比如今的一个县政府都不如。。。弱爆了。。。看点嘛,个人认为集中在大大小小的清初样式的家具(拍了很多照片,估计喜欢古代家具的老妈看了会很HIGH),还有建筑的排列与功能。

    从将军衙署出来就是中午了,继续59路车到新城区的博物馆。。。我干了一件自开始行走以来最刮三的事情,就是——我居然忘记博物馆是周一闭馆的!!!!尼玛,我知道上海博物馆周一闭馆,国家博物馆周一闭馆,南通大大小小的博物馆都是周一闭馆,我怎么就不知道内蒙古博物馆也是周一闭馆的呢!!!元代艺术没有了!!!蒙族风俗文化没有了!!!内蒙的历史也没有了!!!尼玛啊啊啊!!!

    《===非常恢弘大气的内蒙古新博物院。

    郁闷地打车回了农大,和点点、夜璃同学一起上了一堂关于如何区别牛和挑好牛的课。。。

    晚上如安排地搭上了飞机,飞回了上海。

    ====================我是已经回家了的分割线=======================

    有人爱把自由的旅行和流浪想对比,似乎流浪是个很浪漫的字眼,灵魂啊,生活啊,寻找自我什么的。。。但是在我这里,旅行不过是满足我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一个手段,和读书、看纪录片等等,没什么特别的不同。我不会用旅行来逃避现实生活,也不知道在旅途中找到什么自我啦放逐什么不快啦——我一直就是我,真实而直接的;就好象旅行,总是繁琐却也快乐的。要说是否感觉到流浪的浪漫,我表示,不如听钟立风的歌感觉浪漫呢。

    这样的流浪,根本不算流浪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