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样的流浪根本不算流浪(3)

    2011-09-3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obody611-logs/163953727.html


    【9月25号,还是晴,有点云】

    闹钟准时在5点半唱起了摇滚主题,因为我想好要看草原的日出。刷了牙,洗了脸,继续裹上浴巾,我走出了蒙古包。天已经是蒙蒙亮了,新月倒还挂着;东边的天空已经微红,红的下面还是黑——高中都学过,这是由于太阳光的散射,离太阳真正升起还要很久。。。我走上敖包山(草原相对的高处),望着东方等待日出。这是的草原有一种复苏的感觉,牛羊已经醒来,耳边不时的有牛哞声、马啼声;在敖包的缝隙里搭巢的麻雀也已经醒来,叽叽喳喳地飞来飞去。这晨光,如此生机盎然,配合着早晨的微风,吹的我心醉神迷。看着东方,突然觉得西边的天空一定很寂寞,因为人人都等待日出却不知另一面依然是黑夜。于是我很神经质地转过头去,看见西边还是深深的透明的蓝色,似乎一点也和东边的复苏无关。“待会儿阳光就会普照大地”,我这样心想着又把视线投向了东方。

    《===敖包的石头缝里栖息着很多麻雀,算是草原的早晨最热闹的地方。

    天越来越亮,越来越亮,那红色的色带越来越宽,越来越宽,但是始终不见太阳的身影。等了估摸着有半个多小时,终于太阳出现了,不再是红光,而是确确实实的太阳的一角,从远处的地平线露了出来。很快,远远快于那红色的色带变宽的速度,太阳露的越来越多,直到全部出现。这个过程大概也就持续了一分多钟,快得让我都感觉手足无措了。就这样,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早饭吃了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叫油饼,是没有完全发开的面炸了之后类似油条的存在。咬起来有点硬,但是泡到羊杂汤里却意外的好吃。不知道蒙族人是不是这么吃的,就算是我的新发现吧!

    早饭后我们上车往沙漠进发(我们竟和另外一个散团拼到了一起)。路途是有些远的,得回到阴山以南到呼市的边界然后再往东走。路上车里响起流行音乐,第一首是《套马杆》,第二首是《最炫民族风》。很奇怪的是,以前我很讨厌这种低俗的农业重金属的,但是在这乡间的公路上行驶的时候,却觉得这些曲调意外地符合当下行车的感觉和心境。汽车行驶在乡间的公路,两边是草原、农村,这种农业和现代文明混合的感觉不正是这些音乐所表达的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农业重金属可以说是中国最广大农业地区上具代表性的“公路音乐”(想想美国的公路音乐和乡村音乐吧)了,只是当它在城市的公交车或者商业街响起的时候太奇怪了,虽然符合了进城务工人员的审美观,但是跟那个环境是不搭调的。后来车上又放起了粤语歌,虽然就一两首,但是感觉非常不搭,就好像就着草原的咸奶茶吃着香港的叉烧饭,味道奇怪的实在让人难以下咽。所以,得给农业重金属正个名了,凤凰传奇什么的在草原上果断hold住了!!!

     

    《===京藏高速公路就是平行于阴山的。。。看着让人蛋疼的阴山南。各种玉米地,还有露天煤矿。

    往响沙湾沙漠去的路上,居然遇到了塞车。听导游说,京藏高速因为正在搞拓宽,只有两个车道,所以一旦出了事故必然堵车。车上有个大叔说,看内蒙的高速堵不堵,就知道经济发展的好不好,仔细想想这话也有一定道理。不知道会堵多久,车子开开停停,同车的孩子开始哭闹。而我的《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都读了一半多了。新井一二三是一个用中文写作的日本作家,文风读起来让人感觉很轻松,是我喜欢的那种专栏式作家。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终于通了车,我们到了鄂尔多斯辖区的一个县级市达旗吃午饭,然后才开进沙漠。

    分享到:
    Tag: